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1分快3游戏 > 列表

《笨蛋天使》 初章

发布时间:2019-03-01 12:39:04      来源:
"引言:之前说的galgame一直有在企划的,因为是第一次,经验什么的自然是没有。剧本什么的姑且先以小说的形式简单写一写,之后的内容肯定不会都发,随便看看消遣一下吧。

因为手头没有绘画工具,所以插图是用Picrew捏的女主

以下是正文↓↓↓

          天台一向是一个不合群者最适合待的地方,围绕在身边的是冷清的空气,和寂寞的气氛。本该是这样的,给这位被抛弃者,我是说,我;一个适合静静思考,慢慢愈合的场所,孤独的同时不至于再被旁人的欢声笑语所伤害。

          我不该来到这里又不得不来到这里,但我是个失败者,没有选择的余地。

          沉默寡言地,我瘫卧在天台的栏杆上,眺望着新的校园,任凭清冷的空气划过我的脸庞。本该是这样的……本该是我和周围的一切相得益彰,如果没有周围这些打情骂俏的男男女女,我本该和这座天桥,这片云海融为最美的风景的。

          可是现在的我却显得如此格格不入。

          倒也没有厌世到觉得所谓“爱情”多么天真无聊,甚至也谈不上厌世;只是和这些新鲜的生命相比,会觉得自己有一丝卑微吧。虽算不上人生的大起大落,但从暗恋到表白、热恋、分手,这一套程序还是走过一遍的,所以觉得高中生谈恋爱不过是互相亏欠、浪费美好时光而已,最后跟我一样落个复读的下场并不是什么值得庆幸的事。

           抱着这样的想法,看着身后的男女似抱非抱的矫情着,我情不自禁地露出了大人看小孩儿一样半无奈半嘲笑的轻蔑的神情,于此同时,我发觉远远的,有什么人拿着相机正对着我的方向。

          是个深红色头发的女孩儿。

          她发觉此时的我正注视着她,便放下摆在面前的相机,向我微笑示意,并不紧不慢的走了过来。

          “你好,我叫肖邦·伊泽露,是个记者,可以摆脱配合我做个采访嘛。”

          「喂喂喂,这是什么梦幻开局啊,一句话中槽点已经不计其数了啊。首先这个名字明显不是中国人的名字,这里可不是什么国际学校,即使有外国友人,也多少有个中文名什么的,关键这个中文水平,说是外国友人也太夸张了。还有记者这样的职业,这里是中学对吧,是要面临堪称人生一大坎儿的高考的中国高中对吧;职业这种东西是不是显得有些假了,明明连特长、社团活动、打工对于这个阶段来说都有些不可求了,有一个可以叫的上名字的职业实在是无法理解,以及一上来就要采访我是什么神展开,我只是个路过的复读生啊。」

          抱着一肚子的疑问,我已经无法料想自己的表情是怎样的扭曲——试图保持微笑又无法抑制颜艺体制的无法描述的表情。

         出于礼貌,我故作冷静的抛下那些疑问,问道:

        “请问,我有什么值得采访的嘛?”

        得赶紧离开这个怪人,我的直觉告诉我。

        虽然面前这个少女长得意外的和我胃口,身材也出奇的不像是个高中生,但是我知道这样的相遇绝不是什么犯桃花,而是史无前例的灾难,纠缠下去,我的平淡复读生活一定会被粉碎的。

         “你有故事,不是嘛?”

         “我?有故事?怎么看出来的?”

         “一个少女的直觉以及一个记者的判断。”

         “那种东西不可信的。”我口气中略带着一丝轻蔑的嘲讽,眼神也不自觉飘向远处。

         即使被厌恶也好,我得和这个女人分开。

         “直觉只会让你不分场合地拆穿谎言,最后导致自己被人唾弃……是个实实在在的坏东西。”我说完耍帅的话又将眼神聚焦在他的脸上。

         …… 坚定的眼神中还带着一丝自信的笑意。

        我更坚信这家伙不是一个好惹的人物了。

        “这样的话可不像是一个没有故事的人能说出来的,”说着这家伙也趴在栏杆上看向天边。“而且,这也说明我拆穿了你的谎言对不对?”她反问我,用相同的眼神看着我,同时还附上了十分甜美的微笑。

         「牙白,已经不是怪人这么简单了,这已经达到腹黑的地步了,这样下去会被杀掉的,谁来救救我啊!!!」

           “只是有一些小感悟,不足为外人道也。”既然谎话已经骗不过她了,就只好“谦虚”起来。

           “和普通的高中生来说已经很不错了,分享一下不好嘛?”

          “分享一下?这已经属于丢人了好嘛,这跟讲黑历史没有两样。饶了我吧,我不过是多读一年高中的小可怜。”

           现在的对话已经属于求饶范畴了。

           “原来是丢人的学长啊。那更有分享一下高中生活的经验来引领后辈的责任了。”

          「丢人什么的,这家伙真是口无遮拦,简直就是欠揍啊。」

          “我只是个失败者,如你所说,很丢人的,浑浑噩噩过了一年,根本没有感悟。”

          “一个烂透的高中生在经历了一些有趣而深刻的事情后为了更好的未来而选择复读,这个故事更理智好嘛!这其中的觉悟也一定很有教育意义!”

          她的眼睛已经开始放光了,而我的眼睛,恐怕已经失去高光了。

           “我叫你声‘爸爸’,可以饶了我嘛。”我放弃了解释与尊严,沉沉地低下了头,作出最后的求饶。再退步,就只能逃跑了。

          “冷漠高贵又有点小傲慢好像被逼到走投无路了。”

          “冷漠高贵又傲慢……”出乎意料的一番评价被我无奈的在口中小声重复道。

         「见面还不到十分钟我已经被定位的如此悲略了嘛,话说我不该像学长一样得到后辈的尊重嘛?!」

          “难不成你是想借此讨到一点好处?比如我的身体?”

         「噔噔咚!现在的女生都这么开放嘛???」

         “不是,身体什么的……”

         “可以哦。”

         “请你矜持!”一波又一波高能的操作彻底摧毁了我的精神,果然,漂亮女生爱上我是不可能的,她们接近我,只可能是想要我的命。

          “学长,乐于助人一点好不好?”

          “也不是不想帮你…但关于我的过去,我觉得尘封起来为好。讲出去,恐怕会成为笑话吧。复读这一年,我想,平平淡淡地挥洒汗水就够了。”

          “那……陪我一起做采访吧?”

          “这……有什么‘一起’的必要吗?不是做节目,又不需要扛摄像机的,我跟着只会是累赘啊。”

          “不会啊,打打杂什么的,你应该挺在行的;而且你真的蛮有趣,一起工作的话,总觉得会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惊喜。”

          “又因为你那个少女的直觉?”

          “这不也意味着你的冷漠只是自我保护的伪装嘛。”

          “我这也叫冷漠嘛,我真的觉得我已经笑很温柔了。”  

          “白痴学长,那哪里叫温柔啊,任谁看了都知道你受了天大的委屈。冷酷地对待一个人和放置在一旁不去对待都是冷漠。”

          “还是有区别的吧。”

          “对于那个愿意接近你的人来说,感受是一样的。”

          “是嘛,但即使如此也要这样做,这是礼貌问题。”

         “对我的话不用这样,如果说哪里是‘家’的话,这里就是。”

          「哇啊啊啊啊啊啊啊!!!这什么披着魔鬼外皮的天使,这样子要被攻略了!」

          “这是我们初次见面吧,这样的待遇对我来说未免有些过于舒适了,很奇怪。”

          “如果我说是一见钟情,学长你会信吗?”

          “请不要挑逗老学长了。”

          “嘛,你还是相当有自知之明的。是少女的直觉和记者的判断啦。我们会成为对方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如果我现在就拒绝你,你的直觉就会变得不可信了不是嘛?”

           “这就是关键啦!你真的会拒绝我嘛?”

          「喂喂,这家伙自信过头了吧,好像一切都在她的预料中一样。」

           “感性上来讲我是不会拒绝的,但是理性上来讲,帮你我就是在荒废学业,自掘坟墓啊。”

          “放心,不会耽误你学习啦,要是你真是考不上好大学,找不到好工作,以后我每月给你打生活费就是啦。”

          “你这是哪门子的富婆言论。”

          “因为我是记者啊,有经济收入的。”

         「当真是记者嘛……原来不是自话自说嘛……这个女人,有两把刷子的。」

           “啊,我看我是逃不掉了。先说来听听吧,你要做什么样的采访呢。”

           “一个关于那些问题高中生的采访。在挖掘这群高中生微妙心理的同时,帮他们解开那些解不开的心结,然后准备出一本讲高中生心理的书,让其他不理解这些问题高中生的人可以正视他们的种种奇怪行为。书名初步定作叫《笨蛋天使》。”

          “做这样的事…很有意义嘛?”

          “明明在自己能承受的程度下忍受着很大的痛苦,在别人看来却是不足挂齿的擦伤,在自己能尽的最大努力下获得最好的成绩,在别人看来却是一文不值的结果,这些事情是非常不合乎情理的,我想改变这些。”

          “啊,嗯,挺好的。”

          很刺耳的敷衍,我知道。

          的确,她说的这样的痛苦我也经历过,但到底是小孩子气的想法;现实总会告诉你,即使和目标只差分毫你也是失败,我能只能选择达到“别人”既定的目标才算成功。

          无法在想法上达成一致便很难全新全意为她做事,这既是对她的不尊重也是对自己的消磨。但是明明已经表现出妥协的态度现在再去拒绝这样的事情的确有些做不出来,毕竟我不是什么怪人,面子还是要的。

          姑且先答应下来吧,只要态度够冷漠,进展够艰难,她迟早有一天会放弃的,这里不过是个再普通不过的中国高中,而她不过是这所高中生中的一个学生;总有一天她会和别的孩子一样被浇灭了希望之火。

          “那说定了,以后你就是我肖邦·伊泽露的助手啦。对啦,先告诉我你的名字吧,还有班级。”

          “白鸟,高三11班。”

          “肖邦·伊泽露,高三6班,是个记者”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